如何知道对方看了微信信息没有,如何知道对方看了微信信息没有显示?

哈喽宝宝们,欢迎观看李想最新连载文《另一个我》,今天是第二章

一时间,病房里静得可怕。

方鸿差点维持不住脸上的深情担忧,他跨步上前,拉上围帘隔绝了众人的视线。

男人神色森然,狠狠掐住苏曼曼的肩膀,青筋都暴了起来。

声音却依旧卑微。

“曼曼,我知道你不好过,但别提离婚好吗?我不会同意的,你现在这个样子让我怎么放心离开你?”

苏曼曼冷笑看着他做戏,哪怕被他的力道差点捏碎骨头,她也不在乎。

“不想离婚?你求我啊。”

她的声音没有压低,围帘外的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方鸿不是要塑造他的好老公形象吗?

她成全他。

“跪下来,求我原谅你、向我去世的爸妈发誓、这一辈子都只爱我一个,坚决不会伤害我一根头发,也不会图谋我一份家产,否则就断子绝孙。”

“你敢吗?”

苏曼曼冲他挑眉,男人顿时难掩愤怒。

“你真的要这样吗?”

不难听出,那故作深情里有了一分咬牙切齿。

这下顺耳多了。

“当然。只要你做到,我就不离婚。”

不离婚这三个字对方鸿的诱惑是那么大。

大到让他捏紧拳头绷住身体,膝盖骨缓缓往下落。围帘外的所有人都能看到他屈服的身影。

他按照苏曼曼的要求发誓,就连断子绝孙这种诅咒都说了出口,没有人听了不动容。

苏曼曼看着这一幕,眼底的温度逐渐变得冰凉。

到了这个地步,他还死咬着不离婚,究竟是为了什么?

她当年千挑万选,就挑了这么一个东西?

她笑得前俯后仰,欣赏着方鸿跪在自己床前的卑微屈辱,眼泪都快出来了。

“方鸿,你可真是舍得。可惜啊,我这个人出尔反尔,就算你下跪道歉又如何?换不来我两个孩子的命!”

方鸿简直出离愤怒:“你耍我?!”

“滚吧。”苏曼曼摆手,就像在挥走一片垃圾。“这离婚官司我打定了!我们法庭上见。”

方鸿气得立刻跑了出去。

他怕自己再留在那里会恨不得掐死那个女人!

男人一脚踹在墙上,眼底闪过一丝狠意。

苏曼曼,是你逼我的!


如今想离婚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有离婚冷静期摆在那儿,就算她想立刻跟方鸿划清关系都做不到。

好在她不缺钱,只是想要找到一个靠谱的律师需要花一些时间。

哪怕身体疲惫到了极点,苏曼曼也强撑着向律师询问了许多细节。

比如财产分配的事。

说到这儿,她就不得不感谢年迈过世的父母了。

苏曼曼并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。

养父母年近五十都没有孩子,收养了襁褓里的苏曼曼,从小千娇万宠地长大,去世后还给她留下了一笔丰厚的遗产。

为人父母,最放心不下的便是孩子。

眼看着他们寿命将尽,苏曼曼却还没大学毕业,两老便千叮咛万嘱咐,让她将来一定擦亮眼睛嫁人,最好是做个婚前财产公证

父母临死前的叮嘱苏曼曼自然是记在了心里的。

当时方鸿还无比暖心地抱着她:“我想要的是你这个人,又不是你的财产。做了也好让岳父岳母安心,我当然愿意了。”

现在想来……

呵,不提也罢。

总之,多亏了这份公证,苏曼曼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让方鸿净身出户。

毕竟方家只是小康,结婚的婚房都是苏家父母留下来的遗产,光靠方鸿在国企那三千多一个月的工资,能有什么夫妻共同财产?

确定了财产分割,剩下的就是精神赔偿了。

方鸿的婚内出轨导致苏曼曼失去了两个孩子,她不可能光凭简单的净身出户就放过这对贱人!

一想到那两个本可以活下来的孩子,苏曼曼就无法抑制四肢百骸里的痛苦。

那种痛比她生产时所经历的还要剧烈。

痛得她一颗心几乎揉碎,连叫唤的力气都没有。

可是律师告诉她,如果要告这两个贱人,举证会很困难!

因为苏曼曼没有任何他们偷情的证据!

哪怕她先前打了电话给陈姐,拿到的也只是一张派不上用场的照片。

照片里方鸿跟一个女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,相互依偎。

女人看不见脸,还穿着苏曼曼的衣服。

就算苏曼曼知道那个人不是自己,也无法证明那就是何燕

难道就这样放过他们?

不,她不甘心!


可惜苏曼曼必须卧床休养,不能亲力亲为地去跟踪那对贱人。于是她拜托媒体工作的同学,联系上了一个小狗仔。

这种专业人士连明星的绯闻都能蹲到,她就不信蹲不到方鸿跟何燕上床!

只要拿到证据……

苏曼曼很有耐心,确定了复仇的目标后,她每天都在努力让自己好起来。

这天,她已经可以下床溜达了。

请来照顾她的阿姨不仅给她准备了养生餐,还特地做了一块熔岩巧克力的甜点。

“听说你们年轻人都爱吃这个,我女儿也喜欢,我就学了一些简单的,你尝尝味道怎么样?”

苏曼曼的确很喜欢吃巧克力,在医院待的这些天,她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何燕从前送来的巧克力豆曲奇。

眼下看着香浓醇厚的熔岩巧克力,的确有些食指大动。

她美滋滋地把一整块吃完,就看到了两张倒胃口的脸。

是方鸿跟何燕。

“有什么事吗?”她冷冷问。

两人对视一眼,破釜沉舟一般上前。

“曼曼,我们可以谈谈吗?”

“我跟你们这对狗男女没有什么好谈的。还是说,你同意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了?”

方鸿无比沉痛:“曼曼,你是真的误会我们了。我知道你失去了两个孩子特别难过。打击之下把错都怪到我头上,我可以理解。但何燕是无辜的,她跟你从小一起长大,你们两个的情谊那么深厚,她一直都看我不惯,又怎么会跟我……跟我……唉!”

苏曼曼皱紧了眉头。

一时间竟不知道他这出戏是什么意思。

何燕也堂堂正正挺直了脊背:“曼曼,我对你怎么样你应该是知道的,我就算再怎么不要脸,也不会对闺蜜的老公下手。你为了这件事跟方鸿闹离婚,真的是不应该!”

“你们到底想说什么?”苏曼曼被他们激起了火气。

真不愧是婊子配狗啊,这一唱一和的,让不知情的人看了,还以为他们俩受了多大的冤屈。

“之前我跟方鸿都为了你着想,想办法瞒着你,但现在看来,还是让你知道真相为好。”何燕叹了一口气,看上去无比难过地道:“曼曼,你知不知道自己的精神状态已经出现问题了?”


“哈?”

苏曼曼觉得荒谬。

这两个人怎么连这种蠢办法都用上了?

她精神有没有问题,她自己难道还不知道吗?

“你不知道也很正常。”方鸿也下定决心一般,掏出手机给苏曼曼看。

那是好几道监控视频。

摄像头似乎就装在客厅的角落,镜头里的苏曼曼精神恍惚,时而大哭,时而暴躁。

每一段视频的结尾,都是方鸿过来将她半哄半抱弄回房间。

后背顿时爬起一层冷汗。

为什么她自己完全不记得这些事?!

视频里的女人怀着孕,肚子还伴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变大,的的确确就是苏曼曼本人。

而她的精神状态也的确不正常,哭声尖叫是那么刺耳,甚至还有些瘆人。

苏曼曼顿时对自己产生了怀疑。

难道她真的……?

方鸿强忍着痛苦,一个大男人红了眼眶,艰难道:“你进医院那天犯病了,尖叫着大喊我们背叛了你。可事实上我刚从外头给你买了水果回来,何燕也在厨房里给你准备宵夜。我们听见动静赶过去的时候,你已经昏倒在地,两腿之间全都是血……”

何燕接着道:“我跟方鸿立刻把你送到了医院,但你醒了之后就开始满嘴胡话……我知道你不信,但是曼曼,你所仇恨的那一切,都是你臆想出来的。我跟方鸿之间什么都没有,清清白白,一切都是你误会了!”

误会?

苏曼曼呆呆摇头。

不是误会。

那一切怎么会是误会?

她觉得自己的大脑像是被人糊上了一层浆糊,黏糊得怎么都理不清思绪。

明明她亲眼看到这对狗男女在衣帽间里苟且。

明明她痛苦得连孩子都没了。

明明她所有的不幸都来自于这两个人的背叛。

对,就是背叛!

这是他们用来脱罪的说辞!

就是这对狗男女害死了自己的孩子,现在还要给她扣上一顶精神病的帽子!

他们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?!

苏曼曼眼冒金星,浑身抖得不成样子。

何燕见状,赶紧过来扶着她。

方鸿则赶忙倒水。

看着两人关怀备至的模样,病房里的其他人都信了他们说的话。

多可怜一个女人啊。

怎么就得了臆想症呢?

看看她老公和闺蜜,对她多好啊。

真是可怜……

没有人知道,何燕贴在苏曼曼身边,嘴里小声说着的并不是劝慰,而是沾染了罪恶的呢喃。


“生气吗?”

何燕的声音飘进她的耳朵里。

之所以用飘,是因为苏曼曼全身的感知都变得虚无缥缈,但她一门心思沉浸在仇恨之中,忽略了这些身体上的异样。

她的眼睛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,死死盯着何燕嫣红的嘴唇上下阖动。

“没错,我们就是害死了你的孩子,但你拿我们没有任何办法,因为……你是一个得了臆想症的精神病,没有人会相信你说的话。”

“苏曼曼,你那两个孩子的仇,这辈子都报不了了,哈哈!”

孩子……

孩子!

苏曼曼的手覆上已经变得平缓的小腹,滔天的愤怒将她吞没,仿佛什么都看不见也听不着了。

只知道自己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本该收在柜子里的水果刀,狠狠捅向方鸿——

“啊——!”

不知是谁的尖叫声响起。

苏曼曼拼命地挥舞着自己手中的刀,尖声叫喊着:“报仇!给我的孩子报仇!我要杀了你们!我要杀了你们!”


苏曼曼最终被医院的保安制服,整个人都晕了过去。

方鸿被她划了一道,据说如果不是他躲得快,就会伤到内脏。

事情当然惊动了警察,但方鸿这个受害者坚持和解,还说要带苏曼曼去做精神鉴定,这件事便不了了之。

苏醒过来之后,苏曼曼仍旧浑浑噩噩疯疯癫癫,翻来覆去地念叨着报仇杀人。

精神鉴定结果自然也是不乐观的。

再加上她有严重的伤人倾向,方鸿作为她唯一一个监护人,只能忍痛将她送去了安宁医院住院治疗。

苏曼曼被安宁医院的人带走的那天,方鸿作为监护人,一直旁观着她挣扎撕咬,尖叫着争辩她没有病,她不住院。

但那又怎么样?

谁会相信一个精神病人的话呢?

方鸿掩去自己嘴边的那抹得意的笑。

低头翻看着苏曼曼的手机,不悦地啧了一声。

看来这个女人还是没有完全疯,手机里的痕迹被清理得差不多了。

微信里只留了一个对话框。

是苏曼曼做完精神鉴定后发的。

对方是“璃”,里头只有一张照片。

——正是方鸿与何燕那张看不见脸的合照。

方鸿不屑地锁上手机。

看来苏曼曼废得差不多了,有这个理智发一张无关痛痒的照片,竟也不知道求救。

没看见这个叫“璃”的人都没理她吗?

他将手机随手扔进水桶里,也将这件事彻底抛在了脑后。

2021年10月,苏曼曼住进了安宁医院。

半个月后,苏曼曼逃离了医院的控制。

警方搜寻无果,成为悬案。

……

11月。

海城机场出口缓缓走出一道修长的身影。

黑发微卷的女人身材妙曼,包裹在长风衣之中,十分亮眼。

“方鸿,我来了。”

女人摘下墨镜,那张脸赫然就是——

苏曼曼。


-第2章完-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aihuo6.com/1538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