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家人微信群名字取什么好搞笑一点,一家人微信群名字取什么好搞笑点?

又到年末,又要举家团聚了,遍插茱萸少一人,想到那个清明,我的眼睛又酸涩了。

大伯,您就这样走了,走在这样一个让我们泪雨滂沱的清明节。桌前那大大的祭字,深深地刺痛了我的眼睛,只有泪水能让它暂时缓解。

大伯,您走了,走得这样让人心酸又无奈。从去年秋季查出结果到现在不足一年时间里,您饱受病痛折磨,医术的泛力让儿女心有不甘,带着片子和化验单跑遍了烟台几家大医院后,无奈地放弃了,只能任病魔一点点蚕食您的身体,却无能为力,恨意丛生却不知散向何处,只盼您肉体上的苦痛能少一点再少一点。

大伯,您走了,走得那样不甘心。确诊后的那个秋季您还像往常一样与家人一起收玉米,老黄牛一样辛勤付出,为了家庭不辞劳苦。而今田间的麦苗又绿了,再过两个月又该收麦子了,而您却等不到收获的日子了。

大伯,您走了,走得这样匆忙。等我忙完手头工作,赶回家您已经入殓了。我们姐儿几个围坐灵前陪着您,您生前住的东屋里一干人在忙着准备后事,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耳畔,再细听,那分明就是大伯的声音么,明知不可能,还是侧耳细辨,那个声音也不时响起,实在忍不住了悄声问大姐谁在说话,大姐听了听说了几个名字,再听那熟悉的声音就此消失了。

大伯,您走了,走得让我那么遗憾。几周前,得知您病重曾前去探望,病塌上的您消瘦得可怕,无情的病魔愣是将您一张国字脸折磨成了锥字脸,黑瘦得只剩下了皮包着骨头,这哪里还是我心中大伯的样子,哪里还有一丝往日风风火火的影子,看着您被病痛折磨得形容枯槁,安慰的话愣是一句说不口,只怕一开口就只剩下哭腔了,倒是您找话题问问我问问孩子的情况,但您叫着我的小名一句“你大爷完了”让我一直强忍的泪水奔涌而出。约定好周末再去看您,却因琐事没能前往,大伯,我知道您不会怪我,但是我会怪自己,现在的这个声音,是不是您想让我最后再听下您的声音,抚慰我没能见您最后一面的遗憾呢?

大伯,您走了,带着对家人的无限倦恋走了。自您走后几日来,白天放晴夜里下雨,我们知道那是您百转千回的倦恋只能夜间释放,白天给我们让出准备时间呢。送您走的头天夜里也稀稀拉拉地下起了小雨,直到天亮才停了,天异常得冷,一如我们悲凉到冰点的心情。起灵的那一刻,雨忽地又下起来,而且越来越密,我知道那是您不舍离家、不舍亲人的眼泪,化做雨水最后一次抚慰亲人。等到灵车起步,雨点小了,灵车载着您沿着黄水河畔湿地公园路缓缓西行,让您最后一次俯瞰生您养您的故土,十几辆亲朋好友的车一路随行,沿途数次被红灯拦截,而载着您的灵车却一路绿灯顺畅地到达殡仪馆。

大伯,您走了,带着对美好生活的无限期待走了。在火化前最后一刻,亲人们最后一次瞻仰过您的遗容后,您就此与我们绝世永隔,孤独地走完您人世间最后一段路程,化为一缕清烟直上九宵云外。大伯看到没,给您送行的亲朋好友多出别家好多倍,我们大家护送您走得更高更远。

大伯,您走了,这是自奶奶二十年前故去后,我们这个和谐的大家庭第一次失亲。因为您的离去,我们这个二十多年来一直圆圆满满、安宁和谐的大家庭残缺了,不全了。是您,破坏了这种和谐圆满的局面,给我们后人留下了无尽的遗憾,我们知道天命难为,生老病死谁都不能左右,遗憾也只能但且遗憾着了。

大伯,您走了,从您十三岁失去父亲,作为长子一直协助祖母操持这个家,走过风风雨雨的67年,让我们这个大家庭历经坎坷一帆风顺地开枝散叶,我知道,您尽心了,也累了,该歇息了。

大伯,我的亲大伯,您一路走好,天国的路上一定铺满鲜花,从此的您再也不用操心劳力了。

大伯,喝过孟婆汤走过奈何桥,您把病痛苦累都忘了吧,在天国里好好歇息,开开心心地生活,我们所有人会如您在的这二十多年一样一直协手走下去,一如我们微信群的名字“相亲相爱一家人”。

大伯,您走了,把那个昔日里风风火火的生产队长也带走了,家门口的石墩还在,但从此再也看不到您端坐石墩谈笑风生的身影了,再也听不到您喊我小名的粗矿嗓音了。

大伯,平日里您心心念念的大孙子自您走后长大了,懂事了,像个男子汉一样忙前忙后,您该含笑九泉了。

大伯,我至亲至爱的大伯,我操劳一生的大伯,我一生质朴的亲大伯,您一路好走!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aihuo6.com/30229.html